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ope体育即将上线 > 散文文学 > 正文

  梦里敦煌

  在某个时间段,我在自己的想象里飞翔,一直飞到筋疲力尽,永远找不到栖息地。最终黄沙如水般的涌来,掩盖了一切。

  终于,有时间来看了,在敦煌空无一物的清晨,东南风带来了雨,黄沙贪婪地吸食着水分。甚至可以听到它们吞咽口水的声音。沙丘还是一如往常那么高,我在空旷的沙堆间行走,北极星的柄躲在云层的后面一声不吭。没有人告诉我方向。也分辩不出方向,无人的沙漠里,我躺了下来,等待着一句诗,一段话;。

  道士王圆箓也是静静地呆在他的坟堆里稍声不语。道可道,非常道;名可名,非常名;有名万物之始,无名万物之母。对于一个乱世四方游走道士而言,佛教的圣地只是他的栖息地,仅此而已;但总有人给老王吐了口水转身走了,也有人瞟了一眼就走了,也有人径直无视走过。

  不就是隔壁老王么?也用不着花时间理会他的,难不成还会从沙土坑做的坟里跳出来不成?就这样,一个佛教道场,最终由一修道的王圆箓做了主人,虽然某位大人物在作品里把老王批的一无是处,但终竟在莫高窟的历史上,永远住在他隔壁的老王相比而言显然更有价值;

  在沙尘底下静静地感受着四季的轮回,有人来过,又有人走了,美丽终是美的,洞窟里飞天胡旋舞起,锦袖长掷,琵琶声响,一切在阴阴的漠北着熠熠生辉;

  就这样以一首我称之为诗的句子结尾吧:

  在那些我说不上年月的时代

  泥混合着红色

  或许还有皮鞭的作用下

  一尊佛像灵动起来了

  沙棘,胡杨

  让风吹动

  满嘴是血

  我总在

  飞天的衣袖里

  纵横

  伶伦在邙山之阴看着

  三尺九寸的竹子

  热切,如同画匠的眼

  骆驼在沙漠里

  走走停停

  只剩下了风

  我用眼辨认着已生锈的锁

  总有一天

  有些人,有些事

  会从沉睡中

  醒来

  上一篇:立春 下一篇:晚秋乱绪
关于我们 |  联系我们 |  友情链接 |  优美散文  |  精彩小说  |  世界名著  | 
ope体育即将上线,ope体育注册,ope体育滚球官网_极致体验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