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ope体育即将上线 > 散文文学 > 正文

  清明,雨纷纷……_优美散文_短文学网清明雨,纷纷洒洒,是离人的泪。凄迷了心绪,纷乱了神魂。听说,故里新坟旧垄,青草茵茵。不知道篱笆门前的杏树,是否以为东风吹满了浅粉?也不晓得旧堂屋檐下的春燕能否重新归来?慢慢长寒,直袭枕垫。今夜凉月趖西,淅淅沥沥下着月光。是的,最怜天上月,一夕如环,夕夕都成缺。恰似人间烟尘之事,难以圆满,总是留下若多遗憾另人嗟叹感怀。感伤,正如那故里篱笆门前潺缓的溪流,几多波澜,几多曲折,何其悠悠!月浅灯深,凄凄冷冷,乡音何处寻?归梦,知否山水长?记忆中,故里的清明总是阴沉沉的,也会有绵绵细雨。清明日,星光还未褪去,祖父就用颤抖着的手点上豆油灯,生火,起灶。在灶火上煮黄米汤,满屋子糜(mei)子味飘香,砂锅里发出 噗嗤,噗嗤 的声音。这是故乡的声音,再熟悉不过了。饭罢,祖父手里用红布兜提着煮好的黄米汤,腋窝里挟夹着烧纸,推开篱笆门,步履蹒跚地领着我去上坟。村庄隐隐约约地被春雾笼罩起来,似披了一层薄纱,渺渺茫茫,轻轻柔柔。行人一路上三三两两,倏尔田野上牦牛哞_哞的叫声,响彻在山谷间。听祖父说,祖祖辈辈从古到今都是些穷酸的文人墨客,没有什么仕途,更没有什么达官显贵。幼小的我只是不解地点了点头,心里还是隐约能理解祖父的无奈和哀叹。山路曲折迂回,走了大半天,翻过一个山峁才到了坟前。祖父小心翼翼地掏出兜兜里的糜子汤,让我泼撒在坟墓的周围。他跪在坟前把烧纸点着,喉咙耸动了几下,望着阴沉沉的天空,干瘪的眼窝里流出了晶莹的东西,脸上纵横的沟壑也挡不住,滴在青草上,撒在纸灰上。风起后,白蝴蝶带上离人的思念,翩翩起舞,越过山梁,飞向遥远的地方 善良的祖父虽是文人,却清苦了一生,没有享过几次天伦之乐。前三年,祖父含泪为祖母过了第一个清明后,在一个阴雨天愀然离世。的确,光阴痛了,春天便很快会老去。生怕仳离。问花,花不语。院落梨花,惨白如雪。墙垣上的白芷青苔遗忘了你昔日的俊迹。清明雨,似我的哀伤,涨满了杏树下的水瓮。花满渚,酒盈瓯。清寂无事,闲吹笙曲,兴味萧然苦涩。笙歌散尽,斟半盏残酒,轻轻泼洒在清明雨上。是我,独自一个人。素束守在你身旁。折一束你最爱的杏花,将流年细细与你诉说。并说,清明雨,断了谁人的魂?【二】清明雨,雨打花落,落地成殇。每逢清明时节,我都要冒雨趱行,顺手折几枝杨柳,徒步看一路烟火。累了,栖居在村野的客栈里小酌两三杯,解解夜半三更料峭中的春寒。倚着几案,看纱窗外糜雨绵绵,行人三三两两,春衫尽湿,蒙蒙烟雨中杏花盛开,酒家青帘,依稀可见。雨霁微风过,轻叩窗扉,恍若一梦,回到亘古的年代里。曾几何时,我是一介书生,寒窗苦读,江湖夜雨十年灯。活在人世间,总有一抹风景能撩拨我的心弦。江南,人间四月,处处杂花生树,杏花嫣红,桃蕾雪白,杜鹃声声;街坊巷陌,烟火轻微,士女如云,皆赏春色。那年,那天,亦是清明节,细雨斜织,心中的愁绪难消。街巷远处,楼阁朦胧,想寻一客栈,避避雨,歇歇脚,微雨中见你在街坊叫卖杏花。豆蔻年华的你宛如春风中的一朵桃花,穿着素净的布衣,不施粉脂,粉白透红的脸上秋波盈盈,素雅却不乏惊艳。我心里不由泛起一丝涟漪。我并不知道如何跟你搭讪,因为少女的心我不敢触碰,怕含苞待放的你羞涩。没想到,你落落大方地凝视着我。我愣怔许久,方才转过神来。你好似察觉了我的心思,即刻垂下眼帘,娇羞把你点缀地更加动人,我不觉心旌摇曳,差点难以自持。待炽热的心绪平息下来,我把衣袖中藏匿着的一点铜钱都给了你,把你瓶里插地一打杏花都买了下来。那时,或许你觉得,我是一个浪漫的人,居然用插花去消遣时光。你凝视着我,会心地嫣然一笑,偶尔用含情脉脉的目光向我一瞥,显出一副楚楚动人的模样来。待雨后初晴,疏篱露斜晖,你请我吃茶,一同欣赏人间最美的风景。你果然是一位不食烟火的女子,随同你沿着湿漉漉的石板曲径走去,旁侧杏花缀满枝桠,清风徐来,香气绕人。忽见茅屋一隅伸展在掩映的杏花中,越过小桥流水,竹篱院落简朴素雅,茅屋三楹。你用清明的雨烹茶。彼时,我喝下了世间所有的离愁。你说,非关风月,只为真情。我说,倘若生命有轮回。等你,走进我的水墨,在烟雨江南流芳百世。我信佛,相信缘,人若有缘,一切皆缘。如若无缘,一切成空。那天,因为杏花,微雨。你的微笑住进了我沉寂的心里,成了我心中的永恒。离愁多,芳草更芊芊。新愁不断,生怕花落。杏花还是枯萎了。梦后,一地落红。谁曾会想到,这个世间有些姹紫嫣红花事的参演者,即便近若咫尺,亦恍若陌路。情缘难度,在无边无际的情海,我们都不肯回岸,都无法释怀。纵使,风尘缭乱的烟火呛地你我不敢共同呼吸。彼岸花,永远在彼岸悠然绽放;此岸心,唯有在此岸兀自彷徨。开到茶糜,花事了 【三】清明雨,湮灭了浮华。清明黄昏听雨,甚是孤单。丝丝的雨声,淡淡的闲愁,微微的花香。萦绕在灵魂深处,久久不能离去 我想,千年前清明的雨或许更为冰凉,萧索。关于清明的来历,历史上介之推逃禄隐迹,抱树烧死。文公见状,恸哭。见一血书,道: 割肉奉尽君丹心,但愿主公常清明。 晋文公拊木哀嗟,此日定作寒食,禁烟火,以怀子推。次年,文公登山祭奠,老树复苏,遂赐之 清明柳 ,为怀之推割股之功,并晓谕天下,寒食后二日,称作清明。低眉,雨歇微凉。回首故国,漫添春愁。江山易主,王朝更迭。古往今来,沉浮的宦海中少了多少清正廉明,而又多了多少贪赃枉法?世人皆醉于功名,沉于利禄。最怜,无人懂得,浮华落后,人比烟花寂。有人,载入青史,千古流芳;有人,被人唾弃,遗臭万年。在生命荒芜的渡口,我们都是过客。死后,荒草一堆,化为灰烬。一切翩然远遁。然而,清风,明月,依旧 磨墨,舀一瓢清明雨,画一幁山水。几座雾山,一条曲径,点点桃花。走进水墨里,做一个老僧,择一草庐,在青灯黄卷下,手执念珠,慢敲木鱼;华影曲水间,渔舟唱晚,欸乃归舟,只为世人摆渡。花尽,春亦尽。等清明时节,在磬音中寂静涅槃 清明,雨纷纷 清明雨,断了谁人的魂?【清明感怀,落笔于清明雨中】樰嫊:QQ2893867692

  上一篇:人生总是在错过 下一篇:迎春
关于我们 |  联系我们 |  友情链接 |  优美散文  |  精彩小说  |  世界名著  | 
ope体育即将上线,ope体育注册,ope体育滚球官网_极致体验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