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ope体育即将上线 > 散文文学 > 正文

  那一河的光景

  一条河流着,河水淙淙,小石森森,从五千万年前一直流到今天。

  河水把时间都流老了。时间从河里开始有水起,就蹲在河边,等待着水干的那一天,从河里捞起些收获。可是,河水一直没有干,河水一直在流,一直流了五千万年。时间蹲得腿都麻了,时间在一个晚上溜掉,舒活舒活筋骨,重新蹲守到河边,等待河水流干。

  有时候,河水唬着冷峻的脸,把时间攥在手里,冻硬在透明的冰中。时间一动不动,像一个抽头缩脑的老农,揣着棉袄龟缩在墙角,连白色的口气也呼不出一点。

  春天来的晚,走的早,时间还没有嗅出一丝气息,春天就跑得没有了影子。有时候时间也骑着春风,到沙尘暴里冲冲沙浪,到柳树枝条去荡荡秋千。

  夏天天热时,河也容许时间到水里涮一个澡,弄出些活泼的声响来。

  秋天时间还可以括打些树叶,取出一些梦想,放进这些飘逸的船里,在水上打些漂漂。

  时间就这样一天一天过着,胡子蔓到了脚背上。

  时间老的走不动了,就边城了河中一块块石头。

  年轻的人来到河里,扛着这些石头,在日子里走。

  上一篇:孤独的树 下一篇:风轻云淡,岁月沉香
关于我们 |  联系我们 |  友情链接 |  优美散文  |  精彩小说  |  世界名著  | 
ope体育即将上线,ope体育注册,ope体育滚球官网_极致体验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