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ope体育即将上线 > 小说简评 > 正文

  玄幻小说概述

   玄幻这个提法,最初见到,是用来指黄易的某些作品,如《寻秦记》、《大剑师》、《星际浪子》和《时空浪族》。如今看来这些作品确实是中国玄幻作品的代表作,兼具了玄幻作品的优点与缺点。这种形式的作品,也被人叫做奇幻武侠、魔幻武侠和东方奇幻(这个词语也许更适合指代日本的幻想作品)。到了龙的天空建站,推出了武侠玄幻讨论版,玄幻已经开始作为与武侠对等,并且存在交集的一种通俗作品形式,盛行在网路上,并且来势迅猛,从数量上大大超过了传统武侠。甚至有写手认为,传统武侠在商业上没有出路,而玄幻却可以合理的容纳武侠作品的成分,因此是幻想文学发展的必然趋势。

   玄的意思是神妙、奇特、不真实,这都是玄幻作品的固有属性。而通常我们说某个人或某书很玄,往往带有一定程度的讥讽之意。玄幻这个说法,指明了玄幻这一形式的基本特征与形式的多样化,同时也是对该类幻想作品缺乏敬意的一种称呼。通常说奇幻文学,科幻小说,但是到了玄幻,我们就说玄幻作品,无形中意味着某种差距。虽然不乏诸多有志之士,试图通过作品或评论为中国的玄幻正名,也不乏佳作问世,但至今这个词语依然带有一定程度的贬低意味,甚至武侠和科幻的写的缺乏艺术性和科学性,也都就拿来被统一称为玄幻作品了,真是悲哀啊!

  

   神妙意味着作品中会有神仙或类似神仙的角色出现,时常会出现魔法,同时并不排斥武功的介入。这自然让我们想起古典名着《西游记》和《封神榜》,或者近一些还珠楼主的《蜀山剑侠传》,并为此而骄傲。但我们这里讨论中国玄幻是九十年代起算,能够放上古董架的作品就统一排除了。但这不是说不能借鉴甚至衍生这些作品,前辈的着作中包含着丰富的思想内涵与文化气息,绝对值得今人去传承发挥。俗话说的好,一部好的作品可以养活三代作家跟五代评论者。玄幻中也确实很多作品借用了神话背景,比如苏逸平的《星座传奇》和树下野狐的《搜神记》。更主要的情况是欧美化的造物神与魔法书,从翻译过来的西方奇幻作品来看,这种架构体系本来应该是严谨而朴素的,并以此来生发出庄严宏大的作品,但是国内的往往作品写的随意而绚烂,不注重必要的逻辑,因此作品往往法度松散。在这方面写的比较好的是今何在的《若星汉》和读书之人的《迷失大陆》,但前者在整体架构上还嫌松散,情节上有雷同反复之嫌,后者由于作者创作上的不严谨,被读者认为是虎头蛇尾。

   奇特是说作品的故事情节超越常规,为浓郁的传奇色彩所笼罩。在大局上,把一些看似完全不可能的因素组织到一起,编制一个本来完全不可能的故事,是玄幻作品的主要特征,也是玄幻作品吸引眼球的重要因素。拿罗森的《风姿物语》来说,就是包罗了各种奇特的因素在自己的故事体系中,从而奠定了在国内玄幻作品界的早期地位。不过现在这种写法有点过时,因为奇遇很难写的合理化,读者经过了最初的新鲜体验之后就不以为然,甚至司空见惯了,作者们写过两年也往往失去了海阔天空的热情,由此顺应潮流,开始转入平实一些的风格,代表作是燕垒生的《天行健》。从绚烂到平实,而保留奇特这一特征,是玄幻作品创作上的一种进步。

   玄幻作品就内容而言是具有不真实性的,但内在还是体现了和现实生活相一致的逻辑。那些写出来给读者一看就假模假式生编硬造的,肯定是糟糕的作品。大局上奇特,细节上真实,才能是好的玄幻作品。简单来说,避免严重失真,被人讥讽为 意淫 的一种有效途径是把主人公写的很衰惨很悲哀很无奈,却依然坚持最初的信念与理想。一般说来,衰人要比牛人更贴近现实的生活,更真实的多。悲哀无奈的故事写的合理是非常吸引人的,经典之作就是今何在的《悟空传》和《若星汉》,这么罕见的衰主角出现于同一写手笔下,真让人怀疑作者本人在现实中真的是很衰。

   玄幻的因素包含神妙、奇特、不真实,但绝不仅仅局限于此。创作的笔尖永远没有边界,总有前人没有涉及的领域可供当代的写手去探求。事实上,拿形式相对纯粹的奇幻来说,在分类上也没有十足的定论:《魔戒》式端庄正统法度严谨的经典奇幻、史前背景侧重格斗技击的剑与魔法奇幻、当代背景强调超能力与高技术的当代奇幻、以恐怖为主要因素的暗黑奇幻,以及以冒险历程为主线、以幽默搞笑为主基调的轻松奇幻。玄幻作品的创作则更为天马行空,形式更为多样,尽可能的包容广泛一些,然后做一简单分类的话,有以下形式及代表作品:

   1、西式玄幻:类似于西方经典奇幻,遵守西式奇幻的基本规则,因袭经典奇幻的风格,但是在写作的严肃性与创作水准上尚有所差距,故暂时不归入奇幻,今何在的《若星汉》可以算是一个高峰,读书之人的《迷失大陆》也属于这个类型;

   2、合璧玄幻:魔法与武功并重,吸收了武侠中的传统武功与奇幻中的魔法因素,这个方面场面搞的很大的是罗森的《风姿物语》,而被认为前途远大并寄托了读者与书商很大信心的是《九州》中国特色的系列幻想作品,这个系列的传作群体集中了江南等时下国内最优秀的一批创作者;

   3、冷战玄幻:客观唯物的架空背景,或扭曲的历史背景,基本不引入神与魔法,侧重于通过权力斗争和冷兵器战争来凸显战争中的人性,如红猪的《庆熹记事》,燕垒生的《天行健》、天平的《西幸残歌》,魔力的真髓的《真髓传》,以及老猪的《紫川》;

   4、军事玄幻:被也被某些读者称为战争小说,区别于冷战玄幻,该类作品以当代或者未来为背景,描写现代军事手段下的战争,比如aflyingfly的《沙盘》;

   5、当代玄幻:与西方的当代奇幻对应,描写当代背景下的超能力、特异功能,杨叛的《北京战争》可以归入这个类型;

   6、武侠玄幻:以伪历史或架空历史为背景,但是人物具有当代意识与能力,作品同时注重江湖氛围的描写,具有相当的武侠因素,比如三国阿飞的《三国游侠》,aflyingfly的《转世传说》;

   7、神怪玄幻:以东方的神怪传说为背景,以东方仙术来代替西方魔法,代表作有今何在的《悟空传》,苏逸平的《星座传说》,树下野狐的《搜神记》,可蕊的《都市妖奇谈》,多事的《绝代芳华》,沧月的《花镜》等。

   8、幽冥玄幻:不同于东方神话的浪漫,该类作品侧重于鬼怪中的恐怖分子,鬼气森森,以描写死后亡灵、骷髅、精怪为主,九鬼的《仇鬼豪战录》是这方面一个很成功的作品;

   9、铁血玄幻:侧重格斗细节,突出暴力场景,强调人终极能力的铁血玄幻,如西门吐血的《雷刀武士》;

   10、魔幻武侠:写法上超越常规的武侠小说,有诸多超自然的力量介入,但没有直接的神力干涉,如孙晓的一部《英雄志》。

   以上主要是在根据内容做的划分,但在写作风格上,不能不说玄幻的创作还普遍停留在较低的水准之上。拿黄易来说,除了开篇提到的他的玄幻作品,他的《大唐双龙传》、《边荒传说》也可以归入广义玄幻中的冷战玄幻。他的这些作品,在本文的列举不同类型中,都堪称表率,而且开拓了玄幻作品的市场,引领了玄幻创作的方向,催生了相关题材的大批作品。在这个意义上,黄易堪称是玄幻的宗师。但是黄易作品在写作上十分粗糙,并且用这种写作风格影响了其他一些写手的创作,因此从长期看他的这个宗师身份尚值得质疑。在本质上区别于玄幻作品粗糙的写作风格,下面特别提出写实玄幻这个类型:

   写实玄幻:注重写作技巧,强调细节的真实性,有浓郁的东方文化色彩。这类作品在内容上没有绝对的限制,代表作为有红猪的《庆熹记事》,燕垒生的《天行健》,如上文,这二者在内容上可以归入冷战玄幻类型。

   虽然内容和形式具有多样性,但是一部的玄幻作品,却并非是无迹可寻。玄幻作品的固有属性,在一定程度尚决定了作品在架构和大局上的走向。

   首先有个写与读的态度问题,两个字,认真。玄幻并非不可以当作历史来写,也未尝不可当作历史来读,没有创作上的固执与阅读中的执着,玄幻作品就如同无源之水无根之木。虽然我是比较反对代入式的创作与阅读,当设身处地的为书中人物设想,也确实是玄幻写作与阅读的一种必要吧。否则,我们也没有必要沙中拣金一般去拣选一部可以一读的玄幻,直接去图书馆的查看经典文学大系就可以了。

   再有,成功的玄幻作品,其体系不应该是太复杂的,甚至可是异常的简洁和朴素,比如今何在《若星汉》的设定。设定越复杂,就越容易出现逻辑漏洞,越有可能顾此失彼,使得整个作品漫无边际。时下有人称玄幻作品泛滥成灾,主要就是指假大空的设定到处都是,却较少有深入彻底的展开式的描述。有人或许会有疑问,以为设定的简单会使得作品整体单薄。这个观点是不成立的,因为对简单设定的论证与解说可以是非常庞大而繁复的,设定也只有在拥有足够的细节之后才能丰满鲜活起来。而且,在朴素的设定下,对角色和情节的描写可以更有力度,使得创作者更集中精力涉足自己最拿手的领域。罗森的《风姿物语》,铺排的就过大一些了。

   同时,作品应该具有相当的可扩展性以使得这个作品具备升值的空间。虽然这并非严谨的创作态度,但却是便于商业化操作的必要因素,而商业化是目前国内玄幻作品发展的最有力的后盾,在这一点上《九州》的框架搭建的是很成功的。这里面主要是一个作者回报,即商业化的问题。读者抱怨作者不负责任,而作者又埋怨读者不肯买单。值得借鉴的是日本奇幻的创作模式,实际上现在中国的市场也在向这个方向发展。日式奇幻的成功就在于有一个近乎完备的商业化的模式,养活了一大批作者使得他们可以无旁骛的投入到玄幻的创作上来。当然,这从根本上有损作品自身的艺术性与严肃性,以经济利益为驱动而产生的日式玄幻作品,在篇幅上往往漫无边际的扩大化,在形式上卡通化模式化,以至于子在艺术性上难以和欧美的奇幻作品相比肩。但是目前国内创作的问题在于,缺乏了商业化的刺激与推动,尽管大部分创作者试图用商业化的方式创作,可写出的作品连商业化所要求的水准还无法达到。

   这时候跳出来批评玄幻作品的低俗和模式化是太残忍了。事实上,我以为不是写手太急功近利,而是急功近利的还不彻底,不是写作的内容缺乏创造性,而是模仿的还不够坚决。失败的作品各有不同,成功的作品总有相似之处,多少伟大的作家,始于拙劣的模仿! 必须注意到,几乎没有玄幻作品是因为没有缺点而取得成功的,往往越是商业成功的作品越是存在明显的弱点,作品能否成功关键在于是否具有成功的因素。而且,有时候成功作品中看似失败的因素,恰恰使得作品更有影响力。如果任何人都不能够在玄幻创作中取得商业上的成功,那么又期望谁能取得艺术的成功呢?商业化会破坏艺术上的建设性,但是如果艺术压根就还处在混沌之中,商业化又何尝不能提供催生的力量与必要的支持呢?出版一部作品并且畅销于世,对当前的国内玄幻作者,会是怎样的一种鼓励啊。

   无论如何奇思怪想海阔天空,无论刻划的形象如何的超凡出众,我以为真正成功而又能广泛流传的玄幻作品,应该是世俗而人性化的。无论写的是妖魔还是先佛,在内核上都应该首先具有人的气息,让人性的情绪与思索在作品中占据主导。《西游记》之所以如此动人,不在于它写了何等的神奇法术,而是在于它使得妖魔鬼怪富有人情,写出了有典型性格的人物如孙悟空与猪八戒,以至于它能凌驾于在仙道法术描写上更胜一俦的《封神榜》之上。世俗之力量,能在根本上超越魔法与仙术。赋予神魔以人性的光辉,为幻想插上理性的翅膀,是玄幻振兴的必由之路。

   固然,世俗文学的创作难度甚高,在玄幻的背景下写世俗更是困难重重,非需要超越凡常的想象力和寓神奇于平凡的笔力不可,但《魔戒》之中九英雄护戒远征前有一句话,道出了真正英雄所面临的使命,也间接道破了玄幻创作的真谛,让我们拿它来作为本文的终结,以供读者和作者共勉:

   我们必须走这条路,当然它困难重重。在这条路上,无论力量与智慧都帮不上我们多少忙。或许弱者也能完成这个任务,只要他像强者一样坚定信心,而这,常常可以推动历史的车轮。小人物创造了历史,因为他们别无选择,就在同时,大人物却把目光落在了远处。

  

  

   (编辑:moyuzhai)

  上一篇:对话二月河 下一篇:台湾武侠小说发展概况
关于我们 |  联系我们 |  友情链接 |  优美散文  |  精彩小说  |  世界名著  | 
ope体育即将上线,ope体育注册,ope体育滚球官网_极致体验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