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ope体育即将上线 > 小说简评 > 正文

  情倾“牛缘” (六)

  古人云: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。马有千里之程,无骑不能自往;人有冲天之志,非运不能自通。故世间万物皆不离运,何况我家黄牯能有异乎?

  正当1956、57年,我十来岁时,继土改、互助组、低级社之后,一场农业合作化的高潮风起云涌席卷全国。 集体化 道路势在必行。所有的耕地无条件归集体,所有的耕牛、农具、山林 折价 归 高级农业合作社 。但是,那时候哪儿来的集体资金呀?所有的 折价 无非是账面意思意思,近乎一纸空文。所以很多人都不甘 折价入社 ,甚至大闹 退社 。当时我的大黄牯 白脑夹 入社只能折价人民币25元,比起人家的15元一只、20元一头当然是高得多了(当然我的牛也比人家大得多好得多),胆子大的农民就偷偷将牛卖给人家杀肉卖,价钱可以高三五倍。有一天夜里村邻先观叔偷偷到我家里,想叫我父亲将 白脑夹 卖给他杀肉卖,他会出85元的高价。他说: 风声紧,上级若知道私杀耕牛,要牵去坐班房,只能冒着黑夜,偷偷买走,连夜杀肉出售 。还说怕坐班房,再过几天要洗手不干了,你若不趁紧卖了,否则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。恰好我在旁边听见,就心疼得情不自禁嚎啕大哭。还没大没小地骂他 杀牛鬼,明朝五更会铁刮硬 ,要赶他出门。其实我父亲也并不是糊涂人,又何尝不知道权衡利弊呢?更何况他最清楚大黄牯 白脑夹 是一家人的命根子,而且与之的情感也比我有过之而无不及啊!父亲心情沉重地对先观叔说: 谢谢你的好意,我这牛不要说85元不会卖,就是折价5元也要入社! 先观叔无奈地离开我家。我才松了一大口气。后来我父亲对娘说: 这白脑夹是自己从马飞岭人处牛娘分养而生下来的,看着它出生看着它长大,亲手教它成犁耕田,而且它又这么甜赞,与我们一起经历了风风雨雨,怎么舍得被人家买去杀肉啊!再者我是国民党员,如果 入社 不积极,或私卖耕牛,会被嫌疑 破坏生产,破坏集体化 值得吗?更何况这牛也是我们家的一大精神依托啊! 这时我才捏了一把冷汗,彻底放下了心中的大石块。我娘接着提出建议说: 既然如此,反正牛折价归社也要有人包养,我们就找 社管会 商量一下,自己承包认养回来,哪怕养牛工的工分少一点也没事 !这时我高兴的第一个表态: 如果牛包回自家养,我宁愿书院读书不去也甘心 !

  过了几天, 社管会 将我的牛以25元 折价 入账,还有山后的大片竹园和犁耙、擂迪、稻桶等农具统统折价 入社 。再过了两三天,听见当汉太公敲铜锣:通知大家在大祠堂开 社员大会 。我们吃完晚饭到场,只见大祠堂人山人海,戏台楼上由可雨舍在打气,点了闪亮的 煤气灯 。过一会儿,乡干包节倪带来几个戴 平顶帽 的长官将先观叔和思钱叔五花大绑押到 戏台楼上 ,还戴上写着 私杀耕牛犯 的又高又尖的 活无常帽 。好几个人上台揭发他们 私杀耕牛,破坏生产,破坏农业合作化 的 深重罪孽 !会后连夜牵到乡政府起押各州外府去 坐班房 。这时我又暗暗庆幸: 造化那天夜里没有将牛卖给他们,否则不但落成公牛 白脑夹 没有命,而且先观叔又还要罪加一等!

  入社后,我们全家想方设法忙里偷闲,将白脑夹以每年650分工分的报酬养了几年。期间将白脑夹阉割,威风凛凛的 大黄牯 变成了老成持重的 老结牛 。直到1961年我考上壶镇中学,弟弟又年纪太小,几个哥哥 交副业金 出门,二姐也出嫁了,家里实在没办法继续包养它了才转给葛莫叔公喂养。

   白脑夹 被葛莫叔公过栏喂养后,头几个月,每当田畈或山上一回来,就都要逃回到我家的牛栏,我家也还是习以为常地疼爱它,更是可怜它。有好几次葛莫叔公想来牵回去,它还是含着眼泪死不肯走 。害得我也暗暗为它赔了不少眼泪。

  多说 白脑夹,弗甜赞 ,其实不然。我的白脑夹却是最通人性了。记得有一次礼拜天回壶镇中学,恰好它在分水仰头碰到我,它就翘着头,摆着尾巴亲亲热热地向我打招呼,还一直跟在我后面送我到 马飞岭脚塘 ,我叫它回去,它还是依依不舍目送我一程。又一次它在下村耕田回来,恰好我和娘 上水碓 回家被它看到,它又乖乖地随着我们回家 。

  转眼到了 四清 后的 农业学大寨 年代,大队响应号召 大办集体牛场 ,年纪益老的 白脑夹 除了耕田忙期以外,也并入了牛场与母牛小牛集体圈养。这一年冬天,雪下得特别大,漫山满垄的松树都被冰雪压断,满眼都是 雪压树 。这一天早晨,又听到卢福太公在天灯树脚镗---镗--镗--地 敲铜锣 ,说大队在大祠堂有牛肉卖,要买的赶快去买!我好像心有预感似的追上去问卢福太公,才知道大岙头集体牛场也难逃天灾降临而被风雪压跨。冻死的正就是早年原出我家的 白脑夹 老结牯,因骨瘦如柴,经不起饥寒交迫,竟然在昨夜被雪压跨的牛场里活活冻死了。真想不到,早两个月我在大岙头砍柴,老态龙钟的白脑夹,边吃边走到了我的 柴杆脚 ,往日不可一世的雄风荡然无存,它沮丧地抬起满载沧桑而无奈的头,看着我,尾巴一摆一甩地,两个鼻孔一呼一呼地喘着粗气,似乎在向我倾诉惜别之恨和世态炎凉,似乎从苍老的眼角里流出苦水酿就的悲伤之泪 。我心如刀绞,黯然神伤!我只以为这是一次平常的邂逅倾情。又何曾知晓这竟然是最后一次也是今生难再的诀别啊!

  我跑到伯开早工的上应岙田畈,含悲忍泪将消息告诉父亲。谁知我父亲竟然一语不发,两行眼泪从他的老脸上像断线的珍珠不可收拾 。平常省吃俭用的父亲强忍悲伤,立刻丢下锄头匆忙回家赶到大祠堂,不计血本买下了 白脑夹 的 牛头 。

  平常吃苦耐劳的父亲,唯一嗜好的就是一杯浊酒和偶尔几片牛肉。每次听到有牛肉买,就硬着头皮也要买一点过过 牛肉瘾 ,乃怕没有钱买不起牛肉时,就牛骨头也要分几根回来和菜头熓它一大锅。此时的我虽然于心不忍,可还是揣测着父亲会将 牛头和菜头 。可是等了大半天,只见我伯老泪纵横背着大锄头,掼着拼着老命买回的 白脑夹牛头 到阁后坪自留地去挖了深坑,将它深埋入土为安,立了一个朴素的坟堆 。后来好几年清明,我还在祭罢祖宗之后,念念不忘地去阁后坪自留地祭奠曾经朝夕相处一往情深的 白脑夹 之悠悠英魂!

  是啊,苦命的白脑夹!你虽是勤勤恳恳、埋头苦干的实干家化身,你虽是耿直倔强、顽强拼搏的开拓者旗帜。但事实上你不也是懦弱的屈服者吗?你一生历经了无尽的苦役,为了生存付出了足够的代价。而到头来还是逃不了命运的捉弄,带着无限的情思和诸多的不舍,成为自然界的牺牲品,成为人类的盘中餐!

  无奈之余,口占一绝以表衷肠:

  人牛不见杳无踪,明月光含万象庸;

  不晓雄魂何处去,野花芳草忆严冬。

  (完)

  原创 钱塘丐叟 应子根

  2015年11月21日0:06:39

关于我们 |  联系我们 |  友情链接 |  优美散文  |  精彩小说  |  世界名著  | 
ope体育即将上线,ope体育注册,ope体育滚球官网_极致体验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