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ope体育即将上线 > 小说简评 > 正文

  命若琴弦(5)

  那么多人听,费电。

  两个人东拐西弯,来到山背后那眼小泉边。小瞎子忽然想起件事,问兰秀儿: 你见过曲折的油狼吗?

   啥?

   曲折的油狼。

   曲折的油狼?

   知道吗?

   你知道?

   当然。还有绿色的长椅。就一把椅子。 椅子谁不知道。

   那曲折的油狼呢?

  兰秀儿摇摇头,有点崇拜小瞎子了。小瞎子这才郑重其事地扭开电匣子,一支欢快的乐曲在山沟里飘荡。

  地方又凉快又没有人来打扰。

   这是 步步高 。 小瞎子说,跳着哼。一会儿又换了支曲子,叫 旱天雷 ,小瞎子还能跟着哼。兰秀儿觉得很惭愧。

   这曲子也叫 和尚思妻 。

  兰秀儿笑起来:瞎骗人!

   你信不信?

   不信。

   爱信不信。这匣子里说的古怪事多啦。 小瞎子玩着凉凉的泉水,想了一会儿。 你知道什么叫接吻吗?

   你说什么叫?

  这回轮到小瞎子笑,光笑不答。兰秀儿明白准不是好话,红着脸不再问。

  音乐播完了一个女人说, 现在是讲卫生节目。

   啥? 兰秀儿没听清。

   讲卫生。

   是什么?

   嗯――,你头发上有虱子吗?

   去――,别动!

  小瞎子赶忙缩回手来,赶忙解释: 要有就是不讲卫生。

   我才没有。 兰秀儿抓抓头,觉得有些刺立, 噫――瞧你自个儿吧! 兰秀儿一把搬过小瞎子的头。 看我捉几个大的。

  这时候听见老瞎子在半山上喊: 小子,还不给我回来!该做饭了,吃罢饭还得去说书! 他已经站在那儿听了好一会儿了。

  野羊坳里已经昏暗,羊叫、驴叫、狗叫、孩子们叫,处处起了炊烟,野羊岭上还有一线残阳,小庙正在那淡薄的光中,没有声响。

  小瞎子又蹶着屁股烧火。老瞎子坐在一旁淘米,凭着听觉他能把米中的砂子捡出来。

   今天的柴挺干。 小瞎了说。

   嗯。

   还是焖饭?

   嗯。

  小瞎子这会儿精神百倍,很想找些话说,但是知道师父的气还没消,心说还是少找骂。两个人默默地干着自己的事,又默默地一块儿把饭做熟。岭上也没了阳光。

关于我们 |  联系我们 |  友情链接 |  优美散文  |  精彩小说  |  世界名著  | 
ope体育即将上线,ope体育注册,ope体育滚球官网_极致体验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