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ope体育即将上线 > 小说简评 > 正文

  稻草人

  司空雨《稻草人新娘》

  然而那首小诗里的男孩长大了,而稻草人新娘依旧是稻草人,她穿着已经破旧不堪的变灰的白裙子,一直一直等待着,等待着一个不会娶她的男孩归来。

  那句 做我的新娘吧 终究是被吹散在风中,被男孩遗忘在青春年少的岁月中。

   夏小冉

  时间回到1999年,那时候我还是个上幼儿园的孩子,而我所述说的故事主人他叫刘志强,他是一名高中生。

  我们都生活在A市,可惜那时候我并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存在,幸运的是如今风将他的故事告诉了我。

  1月,由上海《萌芽》杂志社主办 挑战中国语文应试作文教育 的首届全国 新概念作文大赛 ,引起了全社会特别是语文教育界的极大关注,大赛被誉为中国 语文奥林匹克 ,更有媒体称此为 中国语文教学制度改革的第一道曙光 。

  他所在的那所学校虽然只是一所高中,可是也积极地开展着 新概念作文 的推广,鼓励学生们写出属于自己的作文来。

  青春的少男少女都是文艺的,他们在田野里,在小河边,在大街上,悸动而又敏感的心灵是他们创作最好的温床。

  他犹记那一天风和日丽,春花初开,太阳照在身上暖暖的,让人有些想要昏昏欲睡。那时候的他看着世界上的一切都还是如此清晰,不像现在已经带上厚重的眼镜片。

  一个身着小碎花衣裳,白色灯笼裤的女孩毫无预兆地她出现在他的眼中,他的视线再也离不开她,那一刻他明白了书中所说得一见钟情。

  他说那时候的他就好比是一张白纸,他为那个人女孩,在那白纸上画上了第一笔。

  清风徐徐,将女孩独有的清香带到他的身边,沁入他的心脾。齐肩的碎发轻轻被吹起,他多想让那碎发飘过自己的脸颊,可惜碎发终究没有飘过他的脸颊,应该说是一点也没有碰到他一丝。

  因为羞涩,他不敢搭讪,第一次相遇仅仅只是擦肩而过,留下彼此的气味与样貌。

  因为思念狂跳不止的心让他乱的阵脚,他变得总爱在那条相遇的小路上游荡,只要能再见一次那个女孩,这一切都是值得。

  他相信他一见钟情了。

  我常常在想我们所谓的 一见钟情 是否真的存在,也许 一见钟情 只是身体的本能反应。

  可为什么不是 钟情 与这个人,而偏偏一定要是那一个人才行。

  我曾以为每一个人在青春期都会遇到让自己心跳情不自禁加快的人,可是这么多年下来,我发现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,有三分之一的男生和一半以上的女生表示从来没有出现过第一眼就 钟情 的人。

  一见钟情,是老天给的恩赐,也是老天给的惩罚,因为它让你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动力,同时一旦陷进去,你不知道要用多久才能忘记他或她。刘志强就是这样,他每天都变得神采奕奕,精心穿着,盼望着早些下课放学,一放学便去那条路上慢慢地走回家,提高与女孩相遇的几率。

  皇天不负有心人,在第三天他又遇到了她,她似乎也还记得他,所以这次擦肩而过时,女孩对他礼貌地微微一笑。

  他激动地觉得也许女孩对他也有好感,掏出手表记下女孩出现的时间,女孩这次穿得是校服,可是却不是他那所学校的校服,这让他有些小小失落。

  因为太钟情,所以他变得胆小,这一次又没有把握好机会,怎么样才能自然而然的接近,不至于让女孩觉得太唐突呢,他想了很久都没有想出法子。

  推算出女孩出现的时间,他很快便又与她相遇了,不过这次不同的是女孩没有和他擦肩而过,因为放学之后的女孩在社区做义工,帮着出黑板报。

  黑板报就在这条小路上,女孩自然而然地也在小路上,她正在聚精会神地写着黑板报,一面的黑板报上已经快写满女孩秀气的字迹。另一面的黑板上还是空空如也。

  他突然来了想法,走到女孩旁边,拿起白色粉笔在空着的黑板上写下: 我叫刘志强,我可以和你做朋友吗? 写完这两句话,他已经脸红得跟猴屁股似得,没有等女孩发现,便好像做了贼似地匆匆跑开。

  在那天以后刘志强没有一次遇到过女孩,就在他以为女孩没有看见他黑板上写的字或者不愿意和他交朋友时,女孩又出现了。

  她微笑着走到他面前告诉他: 我叫徐蓉蓉,很高兴认识你,刘志强同学。

  就这样他们认识了彼此,得知虽然她们两个不在一个学校,可是家却离得很近,这对于他来说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喜讯,这意味着可以有更多的机会见面。

  在这之后他们每天都会见面,谈着今天各自学校里发生的事情,谈着各自的人生理想。女孩的学习成绩很好,他却是一般,为此他秉烛夜读希望能与女孩考上同一所大学。

  他的眼中世界慢慢变得不再清晰,眼睛由假性近视变成了无可逆转的近视,他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。

  12月20日,中国和葡萄牙政府在澳门举行**的澳门政权交接仪式。jiangzemin主席宣告中国政府对澳门恢复行使主权,并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成立。

  他约她最新的甜品店吃甜品,伴着一曲《安妮的仙境》,他们坐了下来,舒缓的音乐让备战高考疲惫的他们放松下来。

  现在应该是表白的最佳时刻吧,他扶了扶鼻梁上的眼睛对女孩说道: 其实我从第一眼便喜欢上你了。

  女孩优雅地将小勺子放在嘴边,有些俏皮地跟他说: 我可不相信一见钟情哦,不过我也喜欢你呢。

  嘴角因为女孩的那句喜欢而微微上扬,他觉得下一刻便会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,他激动地问: 那么,请做我的女朋友吧?

  女孩微笑着对他说: 可以啊,可是现在不行学习为重,等我,我可是个重感情的人,你要等我哦。

  灿烂的微笑,驱散阴霾,他也微笑着说道: 我等你。

  后来他们没有考上同一所大学,女孩搬了家,但是他每次回家都会站在那条熟悉的小路上等着女孩,他相信女孩总有一天会回来。

  一等就是十六年

  小路已经变了样子,黑板报已经被拆除,小路变成了大陆,他在马路对面开了一家公司,生意还可以。

  他的办公室在4楼,房间里有一块全透明的玻璃,一眼便能看见路上的车辆,路上的行人,路上出过各种各样的状况,走过各种各样的人,唯独没有女孩的身影。

   老板,聚会马上就要开始了。 声音打破深思的男子,他看了马路最后一眼,转身参加准备去参加聚会。

  没有想到的是聚会上他再次遇到了她,她看着西装革履的他说道: 过了这么多年,没想到当年的小书呆变得风流倜傥了,听说你还没结婚啊,该是时候找个人结婚了。

  是为了等你啊!激动再次遇见她的他话还没有说出口,便又将话生生咽了下去,因为他看见她旁边还有一个半大的孩子。

  十六年,他等了整整十六年,只因她当初的那一句话。

  到底是谁重感情,又是谁薄情,这十六年,貌似时间已经证明了一切。

   老公,我在这里! 她激动地挥手, 宝贝快到爸爸那里去,人太多他好像没有发现我们。

  他就好像是麦田里的稻草人,等待着一个已经遗忘了自己的人,一个人默默地经受着风吹雨打,只为与她在一起。

  稻草人被风吹得摇啊摇,满眼的金黄色麦田,就像他此时此刻无边的绝望。

  尽管心中无比刺痛,无比悲伤,稻草人却没有眼泪,他只是木讷地坐在聚会的一个角落,安静地喝着苦酒。

   你好,那个,你是刘志强先生吧, 一个女子搭话道,她显得有些激动,以至于说话都变得不是这么流利。

   我是,你好,请问你是? 他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女子,可是自己却已经记不起。

   那个,那个。 女子指了指他旁边的空位,她想做在他旁边,却似乎难以开口。

   请坐吧,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? 他示意一下女子坐下,并询问是否见过,他真的觉得很熟悉,可是就是记不起来女子是谁。

   你发现我了?我叫韩菲儿 女子坐下,却还是不安的样子。

   觉得有些眼熟, 他开口说道。

   16年前,那时候我还是个初中生,那时候看见你在黑板上写下名字,我便记住了你。 女子羞涩地看着他,这一刻他想起了当初青涩的他,好像那时候他和徐蓉蓉说话也是如此。

   对不起,那时候我没有注意到你,你既然认识我怎么不和我打招呼, 他疑惑的说,想着假如她早些走进他的世界,会是怎么样。

   因为,因为那时候,你和一个女生走得很近,所以我没敢。 女子说着不自觉地攥紧了手中的衣角。

  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   这里人太多,不如我们去外面走走吧, 他说着起身。

  女子顿时满脸通红点了点头: 嗯 了一声,看着女子这副可爱的样子,不知怎么地,他笑了,这十六年没有像此时此刻般笑得幸福。

  满天的星光作证,他不会让这个身边的女子再傻等下去,他也不再傻傻等待徐蓉蓉。

  倘若时光能倒流,他便会在写下那句 我叫刘志强,我可以和你做朋友吗? 这句话时转身,拥抱那个还在读初中的小姑娘,微笑着对她说: 没错,我就是想和你交朋友。

  时光无法倒流,他能做的就是珍惜现在。他终于明白了,十六年的等待,并非是在等待一个叫徐蓉蓉的女孩,而且为了十六后与一个叫韩菲儿的女子再一次相遇。

  用他们的以后分分秒秒,弥补十六年前的擦肩而过。

  稻草人新娘没有等到小男孩,但是它等到了属于它的稻草人新郎,它们手牵着手,一起守护着麦田,看着播种下的希望茁壮成长,每一分每一秒都不再有分离。

  风轻轻地吹着,远处飘来一朵美丽的绒花正好插在稻草人新娘的头上。

  又是风和日丽的一天。

关于我们 |  联系我们 |  友情链接 |  优美散文  |  精彩小说  |  世界名著  | 
ope体育即将上线,ope体育注册,ope体育滚球官网_极致体验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