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ope体育即将上线 > 小说简评 > 正文

  赵氏孤儿

  赵氏孤儿

  全剧剧情梗概是:春秋时晋灵公的大臣赵盾为奸臣屠岸贾陷害,被满门抄斩,赵盾之子赵朔身为驸马,也被诈传灵公之命赐死。不久公主生下赵朔的遗腹子。屠岸贾必欲斩草处根,搜捕赵氏孤儿。公主将孤儿托付给草泽医人程婴,自己自缢而死。得知孤儿被救出宫禁,屠岸贾下令将晋国一月以上半岁以下的婴儿统统杀死。程婴与赵盾旧交公孙杵臼合谋救孤,程婴用自己的亲生儿子顶替赵氏孤儿,公孙杵臼假充救走孤儿的人,由程婴去向屠岸贾告密。屠岸贾信以为真,杀死假孤儿。公孙杵臼触阶身死。20年后,程婴向赵氏孤儿讲明他的身凶,赵氏孤儿灭掉屠岸贾一门,为赵家报仇。

  (屠岸贾领卒子上,云)事不关心,关心者乱。某屠岸贾,只为公主生下一个小子,唤做赵氏孤儿。我差下将军韩厥把住府门,搜检奸细;一面张挂榜文,若有掩藏赵氏孤儿者,全家处斩,九族不留。怕那赵氏孤儿会飞上天去!怎么这早晚还不见送到孤儿?故我放心不下。令人(衙役),与我门外觑者。(卒子报科,去)报元帅,祸事到了也!(屠岸贾云)祸从何来?(卒子云)公主在府中将裙带自缢而死。把府门的韩厥将军自刎身亡了也。(屠岸贾云)韩厥为何自刎了?必然走了赵氏孤儿。怎生是好?眉头一皱,计上心来。我如今不免诈传灵公的命,把晋国内但是半岁之下,一月之上,新添的小厮都与我拘刷(拘查)将来,见一个剁三剑,其中必然有赵氏孤儿。可不除了我这腹心之害?令人,与我张挂榜文,着晋国内但是半岁之下,一月之上,新添的小厮,都拘刷到我帅府中来听令。违者全家处斩,九族不留。(诗云)我拘刷尽晋国婴孩,料孤儿没处藏埋;一任他金枝玉叶,难逃我剑下之灾。(下)(正末扮公孙杵臼,领家童上,云)老夫公孙杵臼是也,在晋灵公位下为中大夫之职。只因年纪高大,见屠岸贾专权,老夫掌不得王事,罢职归农,苫庄三顷地,扶手一张锄,住在这吕吕太平庄上。往常我夜眠斗帐听寒角,如今斜倚柴门数雁行。倒大来悠哉也呵!(唱)

  兀的不屈沉杀大丈夫,损坏了真梁栋。被那些腌臢屠狗辈,欺负俺慷慨钓鳌翁。正遇着不道的灵公,偏贼子加恩宠,着贤人受困穷,若不是急流中将脚步抽回,险些儿闹市里把头皮断送。

  他他他,在元帅府扬威也那耀勇;我我我,在太平庄罢职归农。再休想鹧班豹尾相随从。他如今高官一品,位极三公(太师、太傅、太保);户封八县,禄享千钟。见不平处有眼如蒙,听咒骂处有耳如聋。他他他,只将那会谄谀的着列鼎重袒,害忠良的便加官请俸,耗国家的都叙爵论功。他他他,只贪着目前受用,全不省爬的高来可也跌的来肿,怎如俺守田园学耕种?早跳出伤人饿虎丛,倒大来从客。

  (程婴上,云)程婴,你好慌也!小舍人,你好险也!屠岸贾,你好狠也!我程婴虽然担着个死,撞出城来,闻的那屠岸贾见说走了赵氏孤儿,要将晋国内半岁之下一月之上小孩儿每,都拘摄到元帅府里。不问是孤儿是否?他一个个亲手剁作三段。我将的这小舍人送到那厢去?好?有了,我想吕吕太平庄上公孙杵臼,他与赵盾是一殿之臣,最相交厚。他如今罢职归农。那老宰辅是个忠直的人,那里堪可掩藏。我如今来到庄上,就在这芭棚下放下这药箱。小舍人,你且权时歇息咱,我见了公孙杵臼便来看你。家童报复去,道有程婴求见。(家童报料,云)有程婴在于门首。(正末云)道有请。(家童云)请进。(正末见科,云)程婴,你来有何事?(程婴云)在下见老宰辅在这太平庄上,特来相访。(正末云)自从我罢官之后,众宰辅每好么?(程婴云)嗨!这不比老宰辅为官时节,如今屠岸贾专权,较往常都不同了也。(正末云)也该着众宰辅每劝谏劝谏。(程婴云)老宰辅,这等贼臣自古有之,便是那唐虞之世,也还有四凶哩!(正末唱)

  你道是古来多被奸臣弄,便是圣世何尝没四山,谁似这万人恨千人嫌一人重。他不廉不公,不孝不忠,单只会把赵盾全家杀的个绝了种。

  (程婴云)老宰辅,幸得皇天有眼,赵氏还未绝种哩!(正末云)他家满门良贱三百余口,诛尽杀绝,便是驸马也被三般朝典短刀自刎了,公主也将裙带缢死了,还有甚么种在哪里?(程婴云)那前项的事,老宰辅都已知道,不必说了。近日公主囚禁府中,生下一子,唤做孤儿。这不是赵家是那家的种?但恐屠岸贾得知,又要杀坏,若杀了这一个小孩,可不将赵家真绝了种也?(正末云)如今这孤儿却在哪里?不知可有人救得出来么?(程婴云)老宰辅既有这点见怜之意,在下敢不实说。公主临亡时,将这孤儿交付与了程婴,着好生照觑他,待到成人长大,与父母报仇雪恨。我程婴报的这孤儿出门,被韩厥将军要拿的去报与屠岸贾。是程婴数说了一场,那韩厥将军放我出了府门,自刎而亡。如今将的这孤儿无处掩藏,我特来投奔老宰辅。我想宰辅与赵盾元是一殿之臣,必然交厚,怎生可怜见救这个孤儿咱!(正末云)那孤儿今在何处?(程婴云)现在芭棚下!(正末云)休惊吓着孤儿,你快报过来。(程婴做取箱开看科,云)谢天地,。

  这孩子未生时绝了亲戚,怀着时灭了祖宗,便长成人也则是凶多吉少。他父亲斩首在云阳,他娘呵囚在禁中。那里是有血腥的白衣相,则是个无恩念的黑头虫。(程婴云)赵氏一家,全靠养这小舍人,要他报仇。(正末云)你道他是个报父母的真男子;我道来,则是个妨爷娘的小业种。

  (程婴云)老宰辅不知,那屠岸贾为走了赵氏孤儿,晋国内小的都拘刷将来,要伤害性命。老宰辅,我如今将赵氏孤儿偷藏在老宰辅跟前,一者报赵驸马平日优待与恩,二者要救晋国小儿之命。念程婴年近四旬有五,所生一子,未经满月。待假妆做赵氏孤儿,等老宰辅告首与屠岸贾去,只说程婴藏着孤儿,把俺父子二人,一处身死;老宰辅慢慢的抬举的孤儿成人长大,与他父母报仇,可不好也?(正末云)程婴,你如今多大年纪?(程婴云)在下四十五岁了。(正末云)这小孩算着二十年呵,方报的父母仇恨。你再着二十年,也只是六十五岁;我再着二十年,可不九十岁?其时存亡未知,怎么还与赵家报的仇?程婴,你肯舍的你孩子,倒将来交付与我,你自首告屠岸贾处,说道太平庄上公孙杵臼藏着赵氏孤儿。那屠岸贾要领兵校来拿住,我和你亲儿一处而死。你将的赵氏孤儿抬举成人,与他父母报仇,方才是个长策。(程婴云)老宰辅,是则是,怎么难为的你老宰辅?你则将我的孩儿假妆做赵氏孤儿,报与屠岸贾去,等俺父子二人一处而死吧。(正末云)程婴,我一言己定,再不必多疑了。

  须二十年酬报的主人公,恁时节称心胸,只怕我迟疾死后一场空。(程婴云)老宰辅,你精神还强健哩。(正末唱)我精神比往日难同,闪下这小孩童怎见功?你急切里老不的形容,正好替赵家出力做先锋。(带云)程婴,你只依着我便了。(唱)我委实的捱不彻暮鼓晨钟。

  (程婴云)老宰辅,你好好的在家,我程婴不识进退,平白地将着这愁布袋连累你老宰辅,以此放心不下。(正末云)程婴,你说那里话?我是七十岁的人,死是常事,也不争这早晚。

  向这傀儡棚中,鼓笛搬弄。只当做场短梦。猛回头早老尽英雄,有恩不报怎相逢,见义不为非为勇。(程婴云)老宰辅既应承了,休要失信,(正末唱)言而无信何用。(程婴云)老宰辅,你若存的赵氏孤儿,当名标青史,,万古留芳。(正末唱)也不索把咱来厮陪奉,大丈夫何愁一命终;况兼我白发蓬松。

  (程婴云)老宰辅,还有一件。若是屠岸贾拿住老宰辅,你怎熬的这三推六问,少不得指攀我程婴下来。俺父子两个死是分内,只可惜赵氏孤儿,终归一死,可不把你老宰辅干连累了也。(正末云)程婴,你也说的是。我想那屠岸贾与赵驸马呵。

  这两家做下敌头重。但要访的孤儿有影踪,必然把太平庄上兵围拥,铁桶般密不通风。(云)那屠岸贾拿住了我,高声喝道:老匹夫,岂不见三日前出下榜文,偏是你藏下赵氏孤儿,与俺作对,请波请波!(唱)则说老匹夫请君入瓮,也须知榜揭处于天都动;偏你这罢职归农一老农,公然敢剔蝎撩蜂。

  他把棚扒吊拷般般用,情节根由细细穷;那其间枯皮朽骨难禁痛,少不得从实攀供,可知道你个程婴怕恐。(带云)程婴,你放心者。(唱)我从来一诺似千金重,便将我送上刀山与剑峰,断不做有始无终。

  (云)程婴,你则放心前去,抬举的这孤儿成人长大,与他父母报仇雪恨。老夫一死,何足道哉。(唱)

  凭着赵家枝叶千年永,晋国山河百二雄。显耀英材统军公,威压诸邦尽伏拱;遍拜公卿诉苦衷。祸难当初起下宫,可怜三百口亲丁饮剑锋;刚留得孤苦伶仃一小童,巴到今朝袭父封。提起冤仇泪如涌,要请甚旗牌下九重,早拿出奸臣帅府中,断首分骸祭祖宗,九族全诛不宽纵。恁时节才不负豕冒死存孤报主公,便是我也甘心儿葬近刺客路旁(下)

  (程婴云)事势急了,我依旧将这孤儿抱的我家去,将我的孩儿送到太平庄上来。(诗云)甘将自己亲生子,偷换他家赵氏孤;这本程婴义分应该得,只可惜遗累公孙老大夫。(下)

  剧终

  笔名:心 妤

  姓名:李大伟

关于我们 |  联系我们 |  友情链接 |  优美散文  |  精彩小说  |  世界名著  | 
ope体育即将上线,ope体育注册,ope体育滚球官网_极致体验 All rights reserved.